在Google我覺得受益最多的就是能跟很多很資深的同事學習,而且很多資深的同事們都好為人師,其實很願意跟你談職涯的發展,他們是我覺得在Google工作學習最多的。最近聽到很多激勵人心的一些話,我把它們整理了起來。

有哪幾點覺得非常貼切呢?歡迎留言討論!

  1. Think about the long game. (事情長遠看)
  2. Work with four people that you can learn from. (至少工作裡面要有四個人可以值得你學習)
  3. Take a deep breath, cause it’s going to be a long road. (深呼吸,職涯很長)
  4. Rethink how you network. (重新思考你平常相處的人)
  5. Prioritize the vital few and feeling empowered to say no. (集中精神在重點)
  6. Do what you love. (做你喜歡的事情)
  7. Adopt a learning mindset and to show more resilience to challenges. (不要當草莓)
  8. Don’t worry about credit or turf.(懂得讚美)
  9. It’s a marathon, not a sprint. Find your flow. (職涯市場馬拉松,抓到自己的tempo就好)
  10. Listen to your gut. (傾聽自己的直覺)

--

--

資源要自己找,職涯要自己創,是我在Google學到很重要的一課。

在畢業後選擇第一份工作時,我在投資顧問和Google APMM計畫選擇,當我選擇了APMM計畫以後,我記得剛開始我覺得我的「資源」相對不夠:沒有厚厚的rulebook,沒有know-hows,沒有所謂養成訓練,也沒有其他APMM同事,更沒有交接的人,就開始在一個陌生的廣告領域工作,和跨部門的主管們開會,現在想起來其實還滿驚人的(我同事們也太包容我了吧)。

但這就是現實環境,不是所有東西都是會捧給你的,很多事情,你如果以為等就有了,那你就等到地老天荒。

後來我發現公司內部資源其實很多,像個寶藏,不管是接觸到的人或是提供的學習機會,當你去認真找的時候,就會發現其實答案就在那裡。我開始發現,Google的人很愛DIY,很愛去真的研究某個議題,所有的東西都會寫下來,就連公司給我們的$1000美金WFH補助都有非官方guide很細部的推薦大家各個市場要怎麼用最划算。

職涯上面也是,當你想要某樣東西時,你就應該要自己去爭取(世界上絕對沒有人捧給你你想要的東西這件事),不然別人就會幫你塞滿你不夠喜歡的東西,所謂的20%project、或是內部短期調職甚至area 120內部創業,都是給真的想要去創造不同職涯公司所給你的選項,你要自己知道你自己想要什麼,而基本上很驚人的,公司都會有這些資源。

當你找不到公司可以給你的資源或是職涯時就另當別論,但是你沒找過,就請不要怨天尤人,因為這世界沒有必要幫你,請你一定要幫你自己。

--

--

在職場,如果你不解釋清楚你所說的話,很多人可以另作解讀。行銷很重要的一環就是「協同合作」和「溝通」,說到底就是確保你講的話每個人都聽得懂之外,還要超級清楚每個人都沒有揣測的空間。就好比你今天要跟公司內部的人談行銷活動,你必須要很簡單明瞭跟大家討論目的、客群、目標KPI、活動內容等等並且達成一致認同的航道一起辦好這個活動。

這在職場上也是通用的,你講的話都是一個紀錄,你說話如果沒有解釋清楚,人家就會幫你直接接話,例如:「我想Kimberly的意思是說……」,這樣可以是幫忙接話(大家很多都是好心要記得感謝人家),但很多時候,這不僅顯示了你的無能,也無法全面性代表你要講的東西,百害無益。

你要確認你講的話大多時候足夠清楚並且沒有讓大家疑惑的空間,這是保護自己的方式,也是代表你具有溝通能力的指標。你可以在開完重要會議認為大家都清楚的情況下再寫一篇summary寄給大家確認大家目標相同,也可以在被準備插話的時候或是已經被插完話的時候感謝他人的熱心,且再次用更簡單的方式解釋一次你講的話是什麼意思。

在三年的工作裡,我學到要隨時保持謹惕,因為你不說完話,別人就會幫你說完,那大部分不會是你想要的。好好說完話,清楚明瞭沒有任何模糊空間,會是保護並且提升自己的重要關鍵。

--

--

在Google 我們很常講到一個term,叫做「冒名頂替症候群」(Impostor syndrome),我上網查了一下這個名稱是在1978年由臨床心理學家克蘭斯博士(Pauline R. Clance)與因墨斯(Suzanne A. Imes)所提出。克蘭斯博士首先發現她的一些大學生病患者經常有這種不安全感,特別是女性。儘管他們成績優異,還是會覺得他們根本不值得入大學,或是取得的成績全是靠運氣等等。

患有冒名頂替症候群的人無法將自己的成功歸因於自己的能力,總是擔心有朝一日會被他人識破自己其實是騙子這件事。他們堅信自己的成功並非源於自己的努力或能力,而是憑藉著運氣、良好的時機,或別人誤以為他們能力很強、很聰明,才導致他們的成功。雖然冒名頂替症候群不是個精神疾病,卻可以在很多憂鬱、躁鬱症、恐慌等患者看到相似的症狀。

而這個term之所以在Google這麼廣為人知是因為大家都覺得自己是矇進來的,大部分人一開始來到新的崗位時總是覺得他們可能選錯了人,怎麼可能選到了自己,或是做了某件滿好的事情(例如舉辦了一個成功的行銷活動),就覺得自己根本是靠別人的,完全不給自己一點肯定。

一開始我進Google的時候也是這樣,常常自我否定自己,覺得自己是一個很會面試的騙子,覺得自己怎樣都不夠好,就算別人給我稱讚,我都是覺得人家在安慰我。我產生自我懷疑,非常高標準看待自己和所有人,覺得所有東西都never enough,常常,我會需要其他非常多人給予我鼓勵,才讓我覺得我拿到足夠的反饋得以自信的說我做得很好,也許也是我們考績制度關係,需要同儕去證明自己的工作做得很好作為一部分的指標,也讓我越來越沒有自信說自己做得很好的這件事。我常常擔心和焦慮自己被交代的任務能否做好,在短暫的完成項目取得快樂後又緊接著焦慮下一個東西能否繼續維持好的表現,是不是幸運這件事能夠一直持續。

在Google我看到太多人有這樣的問體,也因此很多人其實都有焦慮壓力大的問題。在一個需要總是高績效表現的環境裡,處處需要完美不會很累嗎?被人捧在手心卻覺得很虛不會壓力很大嗎?當然會!這三年來待在公司,我覺得自己越來越認識到焦慮、不耐煩、愛抱怨的自己,卻身在一個閃亮亮的世界想要尋求平靜:我不知道自己在趕什麼,跟家人講話就希望他們列出重點,照著開會的模式連出去跟朋友們玩都要block一個時間,時間到了就要去下一個行程,我發現自己停不下來,也害怕幫忙,默默越來越焦慮、世故、不愛笑,不相信別人,也不相信自己,但表面上還是要裝一下完美。

有一天,我媽跟我說「那個總是笑笑的Kimberly不見了」,我才發現是啊,我現在都不笑了,那個當初在學校總是笑臉迎人、自信爆表、體貼助人的Kimberly到哪裡了,從感覺冒名頂替到偷偷自我厭惡,再到厭惡社會(俗稱的厭世),我的例子是我覺得自己真的變成了一個很可怕的人,處處小心像個刺蝟一樣。

但自我有意識而想要去改變,是最好的第一步,目前我有學到幾招還不錯的方式跟大家分享:

  • 相信自己,了解自己其實是imposter syndrome,自己已經很棒了,沒人鼓勵也請鼓勵自己
  • 聽聽家人怎麼說,留下時間給他們,他們願意講真話,也最願意幫助你
  • 請個假(一天也好),用那段時間了解工作給自己帶來的負面改變是什麼,找出解決的方法,不行就再請長一點或是休息一段時間
  • 學習 meditate冥想,把自己偶爾抽離一下忙碌的一天
  • 覺得有問題可以去心理諮商(因為Google人太多有這種問題所以我們一年好像有數十次的免費心理諮商)
  • 不要嚴以律己嚴以律人,寬容一點,世界更展開(遇到很機車的事情先深呼吸三口)。
  • 每天列三個你感恩的事情

目前也還在學習,但是這上面幾點和大家共享,希望有天我會找回那個眼睛閃亮亮的Kimberly,你們也是 :)

--

--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一部2006年(天阿!已經14年前了!)的電影「穿著Prada的惡魔」,劇中的時尚女魔頭米蘭達是《Runway》主編,對人總是充滿嫌棄且惡言相向,剛進去Runway的安迪(Andy)對於衣著沒有品味,也總是穿著毛衣或是看起來一副大素顏的菜樣。 作為一個剛從大學畢業,立志成為一流的新聞工作者的安迪,了解到身在職場你以為的「不是重點」 — — 穿衣化妝打扮,都有一定程度的必要去顧好「表面工夫」,於是她試著去改變,當他改頭換面的第一天,就是整個工作找到定位的開始。 雖然最後他斷然離開自己不想要的人生,卻早已經在工作上獲得認可,扎扎實實的拿到了擁有這個生活的選擇權(Btw 擁有選擇權再斷然離開的感覺,真好!還可以把當時貴森森的iPhone丟到水裏)。 剛進職場的我也是這樣,覺得自己的外表並不用去關注,總是上班素顏而且最愛穿的就是牛仔褲(因為我認為科技業就是要隨性),還喜歡背大學生背包,舉手投足再加上外表都像極了一個大學生,跟其他工作經驗相對都比我多很多的人開會,我就長得像是在聽報告的大學生,別人就長得像是職場人士,再加上我的工作有時會直接對客戶,要讓客戶C-level第一眼信服我,我是客戶我都會不信xd。有天一位好心人士看不下去了,就跟我說叫我去改頭換面一下,從此以後,我就知道:

[Google工作三年學到的十件事之二:找到自己的外在定位,穿著Prada的惡魔又何妨?]
[Google工作三年學到的十件事之二:找到自己的外在定位,穿著Prada的惡魔又何妨?]

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一部2006年(天阿!已經14年前了!)的電影「穿著Prada的惡魔」,劇中的時尚女魔頭米蘭達是《Runway》主編,對人總是充滿嫌棄且惡言相向,剛進去Runway的安迪(Andy)對於衣著沒有品味,也總是穿著毛衣或是看起來一副大素顏的菜樣。

作為一個剛從大學畢業,立志成為一流的新聞工作者的安迪,了解到身在職場你以為的「不是重點」 — — 穿衣化妝打扮,都有一定程度的必要去顧好「表面工夫」,於是她試著去改變,當他改頭換面的第一天,就是整個工作找到定位的開始。

雖然最後他斷然離開自己不想要的人生,卻早已經在工作上獲得認可,扎扎實實的拿到了擁有這個生活的選擇權(Btw 擁有選擇權再斷然離開的感覺,真好!還可以把當時貴森森的iPhone丟到水裏)。

剛進職場一個月的我,覺得自己已經好努力,卻都好像只是原地踏步,才發現要改變的是自己。

剛進職場的我也是這樣,覺得自己的外表並不用去關注,總是上班素顏而且最愛穿的就是牛仔褲(因為我認為科技業就是要隨性),還喜歡背大學生背包,舉手投足再加上外表都像極了一個大學生,跟其他工作經驗相對都比我多很多的人開會,我就長得像是在聽報告的大學生,別人就長得像是職場人士,再加上我的工作有時會直接對客戶,要讓客戶C-level第一眼信服我,我是客戶我都會不信xd。有天一位好心人士看不下去了,就跟我說叫我去改頭換面一下,從此以後,我就知道:

一個人外在的體面,是會影響其他人對你的觀感的,你可以用外在選擇怎麼讓人解讀你,而在職場不認識你的狀況下,大多數的機會大家第一眼能看到的、能判斷的也只是你的外在。

於是我此後的每天都至少會打扮一下像個職場女生(之前痘痘很多會至少化個妝),生活也像安迪慢慢找到自己的定位,再自我調整到自己最喜歡的樣子。

--

--

工作三年了,出社會後三年的我已經從那個當初進Google 101辦公室還不敢跟我的偶像立峰正式打招呼的超級菜鳥(P.S.立峰是我們第一個Google台灣的員工,幫助我很多),到現在不再擔心辦大campaign、和客戶聊天吃飯(還很想念)、處理內部營運或是和內部資深人士溝通協商的時刻了,撇開疫情的關係,我在「正常」工作上整理了一下我學到的十件事,一件件和大家分享:今天分享 「大膽質疑,小心求證是正常」。

在職場,你做的每件事都是拿放大鏡在被看,就算不是你能掌控的,也有非常多的事情是會有預設立場,你能做的就是做好你自己,一步步改變,因為成果會被看見。

這個故事是來自於我一開始進Google台灣時,因為很多原因(是台灣辦公室最年輕的正式員工、大中華區唯一的應屆畢業生,進了台灣唯一一個Google 行銷儲備幹部計畫名額(滿有名的計畫,台灣當年只有一個名額,最有名的校友是IG的創辦人)),所以當我一進去公司就覺得有很多眼睛在看我。

當時才23左右的我,工作一開始好幾個月非常受挫,因為質疑太多:年紀太輕、經驗太少、感覺撐不起來、菜lol,我記得我三個月一回到家我就掉眼淚,覺得沒有人教我這些,很多質疑都不是我能改變的,很受委屈。

「但你能改變的是什麼?」「如果這個社會就是這樣,找到方法去改變你能改變的,不行就算了,也沒什麼大不了。」

我心裡這樣想著,就慢慢地看分析我有什麼地方是我可以改變的,就努力改變,有什麼地方是我可以做到的,就努力去做,在有限的範圍內,我努力去學、認真去做,得到一點認可,就再繼續,接著,有什麼我想多做的,我就多做,因為職場是放大鏡,所以我想多做的,居然也有人會看到。例如我就喜歡Diversity and Inclusion的議題,所以在跟大中華區行銷長提出我想要每個月的會議前五分鐘去講一些案例研究,之後每個月的大中華區行銷會議,行銷長講完以後幾乎都會是我主持去講案例研究。

我還記得我就這樣撐了一年,一年以後在W hotel台北的wet bar我們辦YouTube活動慶功宴的時候當時的台灣總經理突然把我拉過去要跟我介紹那邊的公關(會分享活動場地資訊等等),他跟那邊的人說:「這是Kimberly,雖然他很年輕,但是很認真很有能力。」

我不知道他還記不記得這句話,但是我永遠不會忘記,我怎麼了解職場,又怎麼慢慢證明我自己。

想謝謝所有幫助我翻轉的那些人(我家人、J/S/S/T/A/M/S/R/S),也想謝謝自己。

歡迎分享/ 訂閱/ 留言

--

--